新闻中心
News Center
养殖业官网怎么样
地址:养殖业首页6号
电话:0371-626725619
传真:0371-626132554
邮箱:scxxxy@126.com
您现在的位置:养殖业 > 珍禽养殖 > 正文
胡懋仁:关于阶级与阶级斗争的思考
点击次数:22 更新时间:2019-06-14 09:37

胡懋仁:关于阶级与阶级斗争的思考

  在讲到历史唯物论中的阶级与阶级斗争时,除了把马克思致约·魏德迈的信中有关阶级与阶级斗争的那三条贡献讲出来之外,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关于对个人阶级属性的认定问题。

这是一个有点难度的问题。

文革中,人们对于所谓阶级成分以及家庭出身看得非常严格,甚至以家庭出身来代替阶级成分。

这些做法都是有偏颇的,甚至是有害的。

  先说个人成分。 以个人成分确定人的阶级属性是一种简单化从而是一种形而上学的做法。

某人是个工人,那么工人阶级的所有优秀品质都会集中在这一个人的身上吗回答是否定的。 人是一种极其复杂的物种,要是通过那么简单的方式就能得到一种清晰透彻准确全面的认识,那根本就是天方夜谭。 当年向中发和顾顺章都是工人出身,而且都担任了党的重要职务。

向中发是总书记,顾顺章是红队负责人。 两人也都是政治局委员。 可是,当他们被捕时,立刻都叛变了。 顾顺章带着敌人来抓捕自己过去的同志。 恽代英就是在顾顺章的指认下被暴露,最终被杀害的。 可见,一个人如果只是看到他的成分,就确定他是不是一个坚定的革命者,这种做法绝对不靠谱。 而许多剥削阶级家庭出身的革命者,他们的革命意志比起向中发与顾顺章来,不知是坚定多少倍。

恽代英出身于一个旧官僚家庭。 但是他在革命斗争中意志坚定,在敌人面前宁死不屈,比起向中发和顾顺章来,不知要伟大多少倍。

红岩烈士刘清扬,家财万贯,但他就是不投降。

家里送了很多钱,说只要他签一个悔过书,就可以出狱。 他就坚决予以拒绝,最后壮烈牺牲。

革命烈士彭湃,家里是大地主。 他参加革命后,把家财全部散尽,最后也是英勇牺牲。 所以无论是以本人成分,还是以家庭出身来确定一个人的阶级属性,是一种很荒谬的做法。

文革中的反动对联: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反动儿混蛋,基本就是完全错误的。   阶级是一个群体概念,群体概念并不直接适用于个体。

可以说,阶级中的每个个体,可能具备这个阶级中的某类属性,但也一定具有这些属性之外的其他因素。

向中发与顾顺章曾经有过革命要求,但他们最终又都背叛了革命,就表现出这种复杂性。   在社会主义社会,阶级矛盾不再是社会的主要矛盾,但阶级斗争在一定范围内还是存在着的。 这是我们国家宪法与中共党章对当下中国社会基本矛盾的清醒认识。 我曾经在一个微信群里提到关于社会主义社会还存在着一定范围与程度的阶级斗争时,有人就质问,那我是什么阶级我说,我不能给你划定你属于哪个阶级,因为这样的做法是不准确的。 在今天的社会里,特别是在市场经济的环境中,人们的身份总是在不停地变化着。 昨天你筹集了一笔钱,到工商管理部门申请了一个营业执照,开设了一家公司,你就是一个老板。 那么就能只根据这么一点信息就认定你是个资产阶级这显然是不妥当的。

因为你开公司的钱很可能是借贷而得到的,你一身的债务,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还清。

倘若你经营失败,破产了,你可能就要去给别人打工。 那你是不是立刻就从资产阶级转变成为一个工人阶级了呢所以这种直接的划分阶级成分的做法是有问题的。

  所谓阶级是一个群体概念,就是说,客观存在着这样一个群体。

这个群体的存在是没有疑问的。 但群体中的具体个体成员则是不完全确定的。

其中的流动性是有的,有的时候这种流动性大一点,有的时候会小一点。

而且每个个体成员自身的复杂性并不会让每个成员与每个成员之间都是完全一致的。 总体的共性是有的,但具体的个性是复杂的。

而且,在现实的阶级斗争中,代表剥削阶级即资产阶级的人数并不多,但他们的能量很大。 他们会煽动不少群众在受蒙蔽的情况下,站到了资产阶级的一边,成为资产阶级向人民大众进行斗争的工具。

当年,东欧各国以及苏联人民,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把斗争的矛头对准了自己的国家和政府。

当然他们各自的政府也是有缺点的,但是不是一定要通过这种激烈的方式来解决问题,那就是很难确定的。

最终的结果是,这些国家的社会主义政权被搞垮了。 人民开始尝到了后来的苦果。

今天看来,东欧的剧变和苏联的解体,都是国际垄断资产阶级向社会主义制度进行阶级斗争的结果。

而当年参与其中的人们自己并不是资产阶级,也不代表资产阶级的利益。

但是,由于他们自身在这个问题上认识不清,误中了资产阶级的圈套,结果成了资产阶级手里的枪。

我们今天再看这场阶级斗争,当然不会把这些普通群众当作阶级敌人,可是这场斗争又确确实实是一场阶级斗争。 情况就是这么复杂。

正如当年巴黎公社时,凡尔赛的军队向巴黎进攻,最终推翻了巴黎公社,屠杀了大批公社社员和工人群众。

而凡尔赛军队中的士兵,其绝大多数也是劳动者出身。

如果从阶级成分来看,他们不能算是工人阶级的阶级敌人。

资产阶级在任何情况下都不会是多数。

但是,资产阶级的能量并不小,而这种能量就是通过他们控制与操纵那些还没有觉悟,还在受着蒙蔽的劳动者群众而得到的。

  在今天中国意识形态的领域里,有些人会发出一些错误的观点。 但我们不能说这些人就是阶级异己分子,不能说他们是我们的阶级敌人。

他们中有的人是由于无知,有的人是由于偏执。 他们中的大多数是可以教育好的,也能通过他们自己的成长而发生改变的。 虽然他们不是阶级敌人,但是他们发表的那些错误观点却是有利于国际垄断资产阶级的,是不利于我们的社会主义国家和社会主义制度的。 从这个意义上说,与这些错误的观点开展斗争,对这些错误观点进行批判,就是一场现实的阶级斗争。


养殖业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C) 2006-2019 养殖业-www.383897.com All Rights Reserved.